關(guān)于我們 | 聯(lián)系我們 | 定制服務(wù) | 訂購流程 | 網(wǎng)站地圖 設為首頁(yè) | 加入收藏

熱門(mén)搜索:汽車(chē) 行業(yè)研究 市場(chǎng)研究 市場(chǎng)發(fā)展 食品 塑料 電力 工業(yè)控制 空調 乳制品 橡膠

當前位置: 主頁(yè) > 產(chǎn)業(yè)觀(guān)察 > 宏觀(guān)環(huán)境 >  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配合

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配合

Tag:財政政策   貨幣政策   配合  
1998年以來(lái)我國實(shí)施的積極財政政策對經(jīng)濟的拉動(dòng)作用非常明顯,而貨幣政策的作用則不夠理想。隨著(zhù)我國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不斷完善,以及我國加入WTO后的經(jīng)濟結構調整,兩大政策配合的重心要從財政政策協(xié)調為主體轉向更多地發(fā)揮貨幣政策的調控作用。
關(guān)鍵詞:財政政策;貨幣政策;配合實(shí)踐
當前我國已步入經(jīng)濟發(fā)展的新階段。為保持宏觀(guān)經(jīng)濟平穩運行,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既要根據經(jīng)濟形勢的需要致力于各自目標的實(shí)現,又要注重協(xié)同配合,形成政策合力,更好地服務(wù)于經(jīng)濟發(fā)展。分析以往兩大政策的配合情況,對進(jìn)一步完善這兩大經(jīng)濟政策的配合是必要的。
一、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協(xié)調配合運行的基本軌跡
改革開(kāi)放20多年來(lái),我國實(shí)行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雙松政策組合達14年,實(shí)行雙緊政策組合9年,實(shí)行松緊組合的只有一年。具體可以分為以下三個(gè)階段:
第一階段(1979-1984年)。1984年以前,我國經(jīng)濟體制改革尚處于起步階段,中央銀行體制1984年才剛剛建立,自然沒(méi)有從財政的附屬地位中解放出來(lái),這時(shí)財政政策在經(jīng)濟運行中的主導地位仍十分明顯,貨幣政策作為財政政策配套服務(wù)的工具,對醫治十年動(dòng)亂創(chuàng )傷、支持國民經(jīng)濟發(fā)展特別是經(jīng)濟結構調整,促進(jìn)農村經(jīng)濟體制改革(提高農副產(chǎn)品收購價(jià)格),擴大職工就業(yè),改善人民生活發(fā)揮了積極作用。
第二階段(1985-1997年)。1985年隨著(zhù)中央銀行體制的建立,貨幣政策作為一項宏觀(guān)經(jīng)濟政策工具開(kāi)始具有了特定的內涵和應有的作用,銀行在現代經(jīng)濟中的核心地位開(kāi)始得到確立,信貸資金成為社會(huì )資金來(lái)源的主渠道。貨幣政策開(kāi)始成為宏觀(guān)經(jīng)濟政策的主體,特別是在抑制通貨膨脹、支持經(jīng)濟發(fā)展方面發(fā)揮著(zhù)至關(guān)重要的作用。
第三階段(1998-2004年)。這個(gè)時(shí)期,中國經(jīng)濟運行出現了一種新的現象,告別了長(cháng)期困擾我國經(jīng)濟發(fā)展和人民群眾生活的短缺經(jīng)濟,出現了物質(zhì)產(chǎn)品的相對過(guò)剩,出現了明顯的通貨緊縮,由過(guò)去的賣(mài)方市場(chǎng)轉變?yōu)橘I(mǎi)方市場(chǎng),由過(guò)去以治理通貨膨脹為主轉變?yōu)橹卫硗ㄘ浘o縮。在政策取向上,由實(shí)施長(cháng)達5年之久的“雙緊”過(guò)渡到“雙松”,即實(shí)行了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著(zhù)力防范金融風(fēng)險,財政政策在支持發(fā)展、化解風(fēng)險方面發(fā)揮了積極作用。2003年,積極的財政政策與穩健的貨幣政策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副作用,國民經(jīng)濟中出現了經(jīng)濟的局部過(guò)熱現象,個(gè)別地區、個(gè)別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嚴重失調,一些能源消耗性的產(chǎn)業(yè)非正常發(fā)展,使國民經(jīng)濟的發(fā)展態(tài)勢出現了不均衡,因而積極財政政策的淡出逐步提上了日程。
詳細分析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組合軌跡,我國兩大政策的調節趨向于周期性使用(見(jiàn)表),對宏觀(guān)調控的效果趨好,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波動(dòng)幅度減小。
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組合軌跡
時(shí)間 所屬階段 財政政策 貨幣政策 搭配方式 實(shí)施年限
1979—1980年 第一階段 松 松 雙松 2年
1981年 第一階段 緊 松 緊松 1年
1982—1984年 第一階段 松 松 雙松 3年
1985年 第二階段 緊 緊 雙緊 1年
1986—1988年 第二階段 松 松 雙松 3年
1989—1991年 第二階段 緊 緊 雙緊 3年
1992—1993年中 第二階段 松 松 雙松 1年
1993年中一1997 第二階段 緊 緊 雙緊 5年
1998—2002年 第三階段 松(積極) 松(穩健) 雙松 5年
2003—2004年 第四階段? 積極淡出 穩健趨緊 偏松和趨緊 2年
2006—2010年 ? 中性偏緊 中性偏緊 ? ?

二、1998年以來(lái)我國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效果分析
至1996年底我國的緊縮政策成功地將當時(shí)的高通貨膨脹降了下來(lái),實(shí)現了經(jīng)濟的“軟著(zhù)陸”,加上1997年爆發(fā)的東亞金融危機的影響,中國經(jīng)濟整體上陷入了通貨緊縮的狀態(tài)。1998年我國啟動(dòng)積極的財政政策,同時(shí)伴以穩健的貨幣政策。至這次財政政策的調整,這一整體上積極的宏觀(guān)政策歷時(shí)近7年之久,前后能持續如此長(cháng)時(shí)間的宏觀(guān)政策,在全世界也是不多見(jiàn)的。我們可以從以下兩方面來(lái)進(jìn)行分析:
1。積極財政政策對經(jīng)濟的拉動(dòng)作用非常明顯。一方面,每年發(fā)行大量的長(cháng)期建設國債,直接增加了固定資產(chǎn)投資,拉動(dòng)了經(jīng)濟增長(cháng)。在實(shí)施積極財政政策期間,中央政府每年發(fā)行1000-1500億元的長(cháng)期建設國債,僅從1998年至2004年7月間,累計發(fā)行9100億元。財政的資本性支出的帶動(dòng)作用非常大。政府資金具有引導效應,比如政府上一個(gè)項目,銀行就爭著(zhù)給貸款,這種“政府投資、銀行跟進(jìn)”所形成的投資規模是相當驚人的。
2。“積極”貨幣政策的作用不夠理想。隨著(zhù)積極財政政策的啟動(dòng),宏觀(guān)政策伴以穩健的貨幣政策。但從事后來(lái)看,我們的貨幣政策事實(shí)上是偏松的。如,中國人民銀行從1996年以來(lái)連續8次調低利率,其中1998年之后就有5次。這期間,盡管央行采取了一系列寬松的貨幣政策措施,但并沒(méi)有徹底扭轉信貸緊縮的局面。從供給方面看:銀行的“惜貸”現象仍然嚴重,自1995年金融體系開(kāi)始出現的“存差”進(jìn)一步擴大,至2003年已高達49059億元;從需求方面看,質(zhì)量好的大中型企業(yè)的資金比較充裕,信貸需求不大,而大量中小民營(yíng)企業(yè),因銀行的貸款條件和自身的因素,取得貸款依然困難。
從以上兩方面可以看出,一方面經(jīng)濟主體的貨幣需求量一直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大量的資金沉淀在銀行中不能轉化為投資。這表明我們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出現了嚴重的問(wèn)題,最終使“積極”貨幣政策的效果大打折扣,以致從表面上看,中國已幾乎陷入了流動(dòng)性陷阱。雖然“積極”的貨幣政策并不如意,事后效果微弱,但“積極”的貨幣政策無(wú)疑為積極財政政策有效發(fā)揮作用提供了一個(gè)寬松的貨幣環(huán)境,這也是我國目前特定的國有企業(yè)體制和銀行體制下積極財政政策能發(fā)揮作用的必要條件。
三、對我國當前兩大政策配合的一些建議
當前,我國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配合日趨協(xié)調、完善,共同在反經(jīng)濟周期方面發(fā)揮了積極的作用。但是,在更深層次上的協(xié)調配合還不是很成熟。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一是調節分工不明確。貨幣政策長(cháng)于總量調節,財政政策長(cháng)于結構調整,但目前我國的兩大政策均未發(fā)揮出各自?xún)?yōu)勢,導致我國產(chǎn)業(yè)結構調整緩慢。二是配合關(guān)系不規范,缺乏有效的配合機制。三是在經(jīng)濟運行和體制改革的某些重大問(wèn)題以及在投資領(lǐng)域,都一定程度上存在配合不協(xié)調的問(wèn)題。根據以上存在的問(wèn)題,借鑒我國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特別是近幾年兩大政策的配合經(jīng)驗,為了進(jìn)一步發(fā)揮兩大政策的配合效應,可以從如下方面人手:
1。建立和完善規劃、財政、銀行的配合機制,優(yōu)化國家宏觀(guān)調控體系。要健全和完善國家規劃和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相互配合的宏觀(guān)調控體系,國家規劃明確的宏觀(guān)調控目標和總體要求,是制定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主要依據。要通過(guò)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中的長(cháng)期規劃對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進(jìn)行統籌安排和政策協(xié)調。包括兩大政策目標的協(xié)調、財政赤字和金融不良資產(chǎn)的定期跟蹤測算、財政金融穩定性的預安排、財政金融政策和操作工具進(jìn)行互動(dòng)效率評估和化解金融不良債務(wù)安排等。財政政策要在促進(jìn)經(jīng)濟增長(cháng)、優(yōu)化經(jīng)濟結構和調節收入分配方面發(fā)揮重要作用。貨幣政策要在保持幣值穩定和經(jīng)濟總量平衡方面發(fā)揮作用,健全貨幣政策傳導機制。要完善統計體制,健全經(jīng)濟運行監測體系,加強各宏觀(guān)經(jīng)濟調控部門(mén)的功能互補和信息共享,提高宏觀(guān)調控水平。
2。完善產(chǎn)業(yè)政策、收入分配政策與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協(xié)調配合機制,發(fā)揮綜合效應。當前我國宏觀(guān)經(jīng)濟運行中結構問(wèn)題甚于總量問(wèn)題,經(jīng)濟結構不合理致使局部需求過(guò)高和局部供給不足成為主要矛盾,必須重視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與其他經(jīng)濟政策的協(xié)調。我國產(chǎn)業(yè)政策要通過(guò)鼓勵、限制或禁止某些產(chǎn)業(yè)、產(chǎn)品和技術(shù)發(fā)展,合理配置利用資源,優(yōu)化經(jīng)濟結構。目前部分信貸資金流向低水平重復建設領(lǐng)域,與產(chǎn)業(yè)政策導向出現了偏離,要求產(chǎn)業(yè)政策和信貸政策要適時(shí)、適度進(jìn)行調整,形成動(dòng)態(tài)協(xié)調配合機制,更好地發(fā)揮綜合調控作用。發(fā)改委要定期發(fā)布和適時(shí)調整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政策;人民銀行和銀行監管部門(mén)要配合提出加強和改進(jìn)信貸管理、優(yōu)化信貸結構的政策措施,為商業(yè)銀行適時(shí)調整信貸投向提供支持;商業(yè)銀行要嚴格按照產(chǎn)業(yè)政策和信貸政策發(fā)放貸款。為解決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增長(cháng)不平衡現象,要重視通過(guò)調整收入分配政策刺激消費需求增長(cháng)。要加快進(jìn)行政府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從根本上抑制由地方政府推動(dòng)的某些行業(yè)和地區出現的投資熱。只有各項經(jīng)濟政策協(xié)調配合,我國經(jīng)濟才能步入自主增長(cháng)的良性循環(huán)。
3。適度調整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工具的運用。財政政策要從以國債手段為主轉向以稅收和財政貼息手段為主刺激總需求;貨幣政策要更多地運用利率、公開(kāi)市場(chǎng)操作、再貼現率、存款準備金率等間接手段調節總需求。財政政策依然要在公共投資領(lǐng)域發(fā)揮作用,創(chuàng )造社會(huì )公平、實(shí)現經(jīng)濟社會(huì )可持續發(fā)展。要建立健全與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相配套的分稅分級財政框架。重點(diǎn)要對省以下體制灌注分稅分級體制的實(shí)質(zhì)性?xún)热,建立三級分稅分級財政。建立規范的公共收入制度,調整優(yōu)化支出結構,推進(jìn)部門(mén)預算、收支兩條線(xiàn)、國庫集中收付、政府采購制度等改革。貨幣政策工具的使用方面,要通過(guò)改革完善國債發(fā)行交易制度,統一國內債券市場(chǎng),活躍短期債券市場(chǎng),使央行公開(kāi)市場(chǎng)操作能有的放矢,成為貨幣供應量調控的有效工具。
4。推進(jìn)財政投融資體制和國債運作管理的改革是未來(lái)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協(xié)調的兩大基點(diǎn)。新形勢下一項非常緊迫的戰略任務(wù)是,既要抵御低水平重復投資,又要繼續支持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加快經(jīng)濟結構調整和技術(shù)進(jìn)步。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安排要建立投資信息透明化、投資來(lái)源市場(chǎng)化、投資管理法制化的操作平臺。在投融資體制改革中,要明確財政投融資與商業(yè)銀行投融資的界限,既提高財政投融資的投資效益,又保障貨幣政策免受政策性金融業(yè)務(wù)的沖擊。要規范、強化、整合債券市場(chǎng),切斷隱性的地方財政赤字融資渠道,切斷企業(yè)和銀行用信貸資金盲目投資的渠道,把有效的投資納入到正常的軌道上來(lái)。國債運作上可考慮實(shí)行“國債余額管理”制度,全國人大每年給財政部批準一個(gè)國債余額指標,這個(gè)指標是上一年國債余額加上本年度財政預算赤字之和。只要國債發(fā)行不突破余額,由財政部視市場(chǎng)情況靈活掌握發(fā)行規模和期限品種。為解決財政部發(fā)行短期國債缺少動(dòng)力、
而央行公開(kāi)市場(chǎng)操作缺乏短期國債作為操作工具的矛盾,短期國債可不列入當年國債發(fā)行計劃,財政賬戶(hù)出現臨時(shí)性頭寸不足時(shí),財政部可發(fā)行短期國債用于周轉。
5。適度調整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協(xié)調配合的重心。隨著(zhù)我國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不斷完善,以及我國加入WTO后的經(jīng)濟結構調整,兩大政策配合的重心要從以財政政策協(xié)調為主體轉向更多地發(fā)揮貨幣政策的調控作用。蒙得爾•弗萊明提出的財政貨幣選擇新理論指出,現實(shí)世界中的資本具有不完全流動(dòng)性,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都是有效的,但其政策效應的大小取決于資本流動(dòng)的完全程度。資本流動(dòng)性越大,財政政策的作用越小,而貨幣政策的作用越大。在改革開(kāi)放日益擴大的進(jìn)程中,資本流動(dòng)性越來(lái)越大,因此貨幣政策應發(fā)揮主要的作用,而財政政策予以配合。通過(guò)貨幣政策所體現的資源配置,實(shí)現以資源效率為主,兼顧公平的原則。